葬礼上亲人们热泪盈眶的欢乐致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自福克斯新闻网)

  当地时间421日,拒绝在医院“抢救治疗”而选择在家里与亲人度过最后时光去世的美国前“第一夫人”、老总统布什的夫人芭芭拉·布什下葬。芭芭拉·布什,美国史上身份最特殊的第一夫人。她不仅是美国第41届总统乔治·布什(老布什)的妻子,也是美国第43届总统小布什的母亲。四位美国前总统,都来送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最后一程。

布什夫人的儿子、前弗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Jeb·Bush),生前好友苏珊贝克尔(Susan Baker),总统历史学家乔恩米彻姆(Jon Meacham)在葬礼上致悼词。

  令人感叹的是,杰布布什的追思悼词中没有任何悲哀词语,充满了家庭亲情的回忆、欢乐、幽默、和敬意。他的回忆母亲生前种种点滴小事和言谈引起听众一阵阵欢乐的笑声!老布什和小布什也是望着讲坛上的他,笑的肩抖不止,女儿笑着抚摸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布什的肩,场景令人感动,完全没有哭天喊地悲痛欲绝的景象

以下是杰布布什的发言   今天,我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母亲的一些小事,感觉她就在我身后。我知道,她现在肯定在想:“Jeb,长话短说,别拖延时间,大家已经听够了致辞。还有,最重要的,别哭哭啼啼的。要知道,我和这些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这倒是事实。

   芭芭拉·布什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数欢笑。在家庭中,她是一位老师,也是我们的榜样,教我们如何度过有目标、有意义的一生。我代表我们一家,感谢成千上万的人对我母亲的爱和慰问;谢谢我母亲的护理者,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谢谢住在父母隔壁的NeilMaria,像家人一样照顾我的父母;谢谢JonSusan的致辞;不过Meacham,你的时间有点长了,不过说的很好;谢谢RussLaura对我父母的陪伴;谢谢在场的所有人来这里纪念我们的母亲。   (图片来自福克斯新闻网)

  表达感谢是很重要的,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学到这一点。母亲是我们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老师,“起立”“看着别人的眼睛”“请说‘请’和‘谢谢’” “好好写作业” “别哭哭啼啼也别抱怨”“好好吃饭”……是的,爸爸,昨天她也这么说了。

   我们学到的这些小事变成了习惯,并且成就了更好的品质:做个好人,永远说实话,不要轻视任何人,为别人服务,以自己想要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他人,全心全意爱你的神。每时每刻都有这样一位老师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但要说明一下,她的学生并不完美。当然这是个谦辞。

   在我们最困难的日子,母亲始终给我们百分之一百二的肯定和无条件的严厉的爱。她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仁慈的独裁者”。但说实话,母亲可不是一直都仁慈的。

   我们的孩子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会花更多的时间去拜访祖父母(外祖父母)。通常只需要跟祖父母待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回到家里后就变得愿意做家务,不打架了,也更好相处了。我觉得这得归功于让人害怕的祖母说教,让他们在家里养成了良好的习惯。

   即使到了90多岁的时候,母亲依然会让孙辈、侄子、侄女甚至是子女感到害怕,如果我们不好好表现的话。在芭芭拉·布什的世界里,没有安全角落,也不允许有任何微小的争斗。但每个孩子都知道,祖母是爱他们的。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我们从母亲或祖母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幽默也是一种值得分享的乐趣。我一生中很多美好的回忆都来自于和母亲一起参加家庭聚餐,她总能让我们笑到流泪。

   从她身上我们学到,要保持诚实和真实,这一方面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榜样:她戴的塑料珍珠;不染发(不过,直到离世她都是漂亮的);她给HIV患者的拥抱,那时候这些患者自己的母亲都不愿意这么做;在1984年选举的时候站在自己丈夫身边读诗……这样的例子有成千上万,每一个都证明她都是真实的。这是人们喜欢她爱她的原因。

   我们一家还有最美妙的爱情故事。在无数次的搬家中,我们从纽黑文搬到敖德萨、到贝克斯菲尔德、到康普顿、到华盛顿、到纽约、到北京、再到华盛顿、到休斯顿再回到肯尼邦克港。但在我们的生活里,他们的爱从未间断。

   我父亲是一个写信的高手,他会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给母亲写信,他们的婚姻持续73年。198416日的时候他写道:你愿意嫁给我吗,哦,我忘了,我们49年前就结过婚了。1945年的那一天我非常开心,我今天更开心,你给我带来的幸福是很多人体会不到的。你对我们的儿子严格教育并把他们培养成男子汉。我可能爬到了世界的顶端,但依然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我妈妈总是跟我说,乔治,不要总向前赶。但她不知道的是,我只是想跟上你的步伐而已。我爱你。
   (图片来自BBC,版权属于原作者)

   母亲最后一次去医院,我父亲也假装生病,只为了和母亲在一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母亲生病的第二天他就说自己病了,他去到母亲的房间,在她睡觉时握着她的手。他的头发竖起来,带着氧气面罩,穿着病号服,换句话说,他看起来像从地狱走了一圈。但母亲睁开眼却说,天哪,乔治,你帅爆了!所有护士、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都躲到了走廊里,因为他们都感动哭了。

   我希望通过这些你们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认为母亲和父亲是我们全家人的老师和榜样,也是很多其他人的老师和榜样。

   我最后一次和母亲在一起时,问了她几个关于死亡的问题:是不是准备好了,是否悲伤。她丝毫没有犹豫地回答我,我相信耶稣,他会是我的救世主,我不想离开你父亲,但我知道我会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妈妈,我们期待与你和罗宾(芭芭拉·布什已故的女儿)相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