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这别具一格的社会主义国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访问中国,两国领导人一致强调要建立命运共同体,一时之间,老挝这个只有700万人口的邻国成为了许多人想要了解的地方。

     老挝是现实世界上人口最少的社会主义国家,其社会主义的模式被一些学者称之为“佛教社会主义”、“安贫乐道的社会主义”、“闲适的社会主义”。西方学者则称之为“列宁主义的资本主义”、“全新的旧社会”。应该说,这些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不过都不太全面。老挝社会主义的特色体现在方方面面,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最有意思的。

一、独特的民族传统与革命道路

首先,老挝的民族传统就和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乃至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有很大的差别。比如说,在60年代中国组织大批解放军抗美援老的时候,援老人员就对老挝天热的时候只有妇女可以光膀子干活,男人却必须要包的严严实实这种独特的民族传统很不适。:

老挝的革命道路也是独树一帜的。中国现在不少影视作品中都强调革命当中一家几兄弟的不同选择,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虽然不是没有,但是也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是要么全家投到红色一方,要么全家投到白色一方。但是在老挝,这种现象真是非常普遍的。实际上,在皇家老挝政府统治的时代,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有两个,一个是长期担任首相的富马亲王,一个是曾经担任副首相的苏发努马亲王。这两个人是亲兄弟,但是政治倾向却截然不同:富马是以亲美反共而出名的右派人士,苏发努马亲王则是以反美亲共而出名的左派人士。

不过,这种政治上的尖锐对抗却并没有改变他们私下里的亲情与友谊。事实上,在尼克松访华与美国撤军之后,老挝人民革命党很快和万象政府达成协议组成联合政府,由富马担任首相,苏发努玛担任政治联合委员会主席,联合政府成员也是双方各占一半。但是由于广大工农群众当时经常示威游行,要求右派辞职建立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统一政府,富马本人身体也不好,所以就主动提出退休。包括狂热亲美反共的原国王也是在感觉大势已去的情况之下,不顾老挝人民革命党的一再挽留,主动要求退位建立共和制。就这样,老挝的共产主义者相对和平的接管了政权,苏发努玛亲王担任首任国家主席,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凯山·丰威汉担任首任总理,人民革命党的2号人物坎代·西潘敦担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老挝的革命异常温和。早在60年代,中国抗美援老期间,负责援助老挝的领导人段苏权将军建议老挝进行土改,并且依法审判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但是凯山·丰威汉坚决不同意,表示可以土改,也可以开一些批斗会教育群众,但是绝不能对地主进行审判和刑事处罚,即使他们罪大恶极也不行,因为老挝有很多革命的骨干就是贵族地主。最后中国方面表示不干涉老挝内部事务。在70年代老挝人民革命党掌权以后,旧政权没有出逃和叛乱的高官,原来的旧贵族、旧地主等人也仍然享有优厚的待遇。

但是在另一个方面,老挝对参加过建国初期反革命叛乱的旧政权人员又有点儿严苛得近乎不近人情。比如对流亡在美国的原叛军头子王宝以表示希望回国并放弃反政府行为。老挝政府给的答复是:“我们非常欢迎王宝回国。但是老挝实行的是依法治国,王宝已经于1975年被缺席判处了死刑,我们不能用政治干涉法律。所以如果王宝回国的话,我们会首先执行死刑,然后再对他晚年这一爱国行为作出表彰。”结果,王宝当然到死也没有回国了。二、别具一格的改革与反腐败工作

很多人都知道,世界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当中,中国、越南和老挝三国实行了比较大幅度的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具体说来,中国的称呼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越南的称呼叫“国家定向的市场经济”,老挝的称呼叫“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不过认真比较起来,老挝却又与中国和越南有很大的不同。

最大的一个区别是,中国强调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越南也有不少大型的国有企业,老挝却几乎没有社会主义公有制。老挝甚至包括像电信这种国家经济命脉的行业领域里边儿也几乎都是外资掌控,国有经济或寥寥无几,或干脆是空白。据统计,其国有经济总产值仅占GDP的2%,占就业人口比重的1%。这一比例要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西方国家都低得多。非公有制始终是老挝经济的绝对主体。倒是近几年,老挝政府提出要学习中国的“混改模式”,通过股份制吸收或收购一些私人和外国资本的路子,增加国有经济在关键领域当中的比重。像电信行业就通过收购一家荷兰公司的模式实现了公有制“零的突破”:

但是在政治领域,老挝却比中国和越南严厉得多。老挝法律明确规定,任何反对人民革命党的领导,鼓吹多党制的行为均属颠覆国家政权罪。1990年苏东剧变时,老挝虽然没有什么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干部出来鼓吹多党制,但是也有三名副部长表态应该搞多党制。随后,老挝就按刑法将此三人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后来西方国家虽然一再抗议,老挝也一直到2004年刑满之时才释放了其中的两人,另一人则在1998年就病死在狱中。此后,老挝再没有人公开鼓吹多党制。

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老挝也主张实现干部年轻化和建立退休制度。但是老挝的“年轻化”标准定的是很温和的。具体说来,尽管老挝的人均寿命在社会主义国家中是最短的,但是却规定年满80岁的领导人才不能再继续连任。比如说,在2016年老挝人民革命党的十大上,前任最高领导人朱马里已经年满80岁,所以便退休了。而这几天访问中国的领导人本扬只不过比朱马里小一岁,当时也79岁了,但是因为不满80岁便成功当选为新一任最高领导人。这在有类似改革的社会主义国家当中设定的年龄门槛儿也是最高的。

当代老挝政治体制的另一个特色是比较重视“红二代”的作用。2016年老挝人民革命党十大上有两位相对比较年轻的新当选政治局委员特别令人瞩目。一位是62岁的赛宋蓬·丰威汉,他是老挝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核心的凯山·丰威汉的儿子。另一位是50岁的宋赛·西潘敦,他是长期担任第一代领导集体中2号人物、第二代领导核心的坎代·西潘敦的儿子。老挝人普遍认为,前者可能将接替现任最高领导人本扬担任下一任领导核心,然后年龄到了之后再交给后者担任下下任领导核心。

和中国、越南等国一样,在市场化改革当中老挝也出现了腐败问题。不过一个明显的区别在于,中越两国反腐当中都有不少高级干部锒铛入狱,但是老挝迄今为止尚无一名副部级以上领导干部因为腐败问题入狱。这当然不是说老挝的腐败程度比较轻,而是老挝的很多腐败行为已经制度化了。比如说,老挝学习美国等西方国家,规定领导干部本人及家属经商是完全合法的行为,任何人不得以此为理由进行起诉。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腐败行为已经成了一种老挝独特的生活方式。例如,不少到老挝旅游的中国人发现,一方面老挝的入境检查的时候要给负责检查的干部2万基普(约合人民币16元)的贿赂,如果要是投诉的话不会有任何人去管,另一方面一般也不会有人去多要,而且如果要是真的不给的话相关人员也不会为难。

老挝也不是不反对腐败。至少近年的新闻媒体和文艺作品当中最多的就是反腐败相关的内容,而且尺度也比较大,揭露与讽刺腐败和种种不正之风的新闻和文艺作品几乎不受限制。另外,因为腐败丢官罢职的人也不少。像2011年老挝人民革命党九大时,原政治局委员兼万象市委书记宋巴·雅里贺就因为土地审批时收取巨额贿赂被免职,只是没有追究刑事责任而已。

三、充满矛盾的文化教育与社会风气

在思想文化领域,老挝坚持两个基本原则。一个是不允许宣传任何现任的和在世的领导人,另一个是大力宣传已故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特别是开国领袖凯山·丰威汉。比如说,老挝有好几座大型的苏发努玛亲王纪念像。凯山的纪念像更是遍布全国各地。最突出的表现就是2016年老挝人民革命党十大正式把凯山·丰威汉的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写入了党章。

而另一方面,第二代领导核心坎代其实也仅仅比凯山小四岁,只不过今年94岁高龄的他仍然在世,所以按照老挝相关规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建立任何他的纪念像。这位老一辈革命家身体还不错,这几年仍然经常出席一些政治活动,今年初的时候还会见过中国驻老挝大使。

驻老挝大使王文天拜会老挝前国家主席坎代•西潘敦

老挝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非常重视传统的佛教的作用。比如说,在1991年第一部宪法正式制定的时候就把国徽的镰刀锤子等标志换成了佛塔。在1992年开国领袖凯山去世的时候,老挝人民革命党也请了大量的高僧进行按照传统的佛教仪式进行祈福活动。每次到佛教的传统节日,老挝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们往往都要按照传统仪式虔诚的跪拜祈祷。不过,老挝方面表示,这并不是改变马列主义无神论的信仰,仅仅是发展民族文化抵制西方文化侵略的一种仪式而已。

老挝对于西方文化也是这样充满矛盾的。一方面,包括朝鲜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对西方文化持一分为二的态度。老挝则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不同,很少强调西方文化当中有什么可取之处,基本上是把整个当代西方文化都当做颓废没落的腐朽代表猛烈抨击。但是另一方面,老挝对于国内民众登陆西方的网站甚至出版西方的书籍都几乎没有限制,这在社会主义国家当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老挝的教育也独具特色。一方面,老挝的课程设置和教材编写可能是世界上体系化最强,最重视学科逻辑的。比如说,老挝在初中阶段语文课就实行了语言和文学的分科。有点类似于高校文学专业的本国文学史和外国文学史基础课。这种初中阶段就系统学习文学史的做法在世界范围内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

另一方面,老挝学生的学习状态却是相当懒散的。这也让不少中国去支援的教师感到十分无奈。老挝的语文教育当中非常重视红色经典教育。像初三的老挝现代文学部分基本上都是讲红色经典,但是老挝的红色经典也和中苏等国的红色经典有很大区别,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老挝革命之后没有参加叛乱和逃亡的旧贵族与官僚们仍然普遍享受了很高的待遇,这不仅仅是一种统一战线政策,而是体现在新社会当中还有大量崇尚旧习俗的残余。其中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大多数人民革命党的领导干部及子女并不愿意和普通劳动者联姻,反倒非常推崇和旧政权残存的那些高官贵族与富豪们联姻。不过,与老挝始终不变的尊崇有钱有势者这种社会风气相对应的另一面是,老挝普通人大都不愿意牺牲生活质量去赚钱。他们认为挣钱就是为了生活的更好,如果要是为了挣钱累死累活导致生活质量下降,那就是最愚蠢的行为。所以几十年来老挝的城市化比率上升的很慢,去相对富裕的泰国打工的人也不多,甚至近几年还有不少人回国。

当然,这种风气可能也和老挝独特的国情有关,老挝人口少底子薄,而且经济的支柱主要是水电、森林和采矿这些和自然资源密切相关的行业,所以中国公司在这些方面一投资或援助,其GDP就蹭蹭往上涨。近几年,老挝的GDP增长率在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情况之下仍然年年超过7%,已经超过了中国和越南,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老挝人也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认为中国未来将超过美国,与中国建成命运共同体的老挝也将超过新加坡。

这就是老挝,一个充满着内在矛盾却又神奇的保持和谐统一的国度。有人宣称,老挝是和中国最接近的国家,其社会主义与改革开放几乎是中国的复制品。不过看了上面这些内容,老挝还是和中国有很大区别,有很多独特的、有意思的地方。

【来源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