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音》报情缘_贺《乡音》创刊二十周年(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我与《乡音》的情缘
我2008年来到惠灵顿,人生地不熟,后来知道了华人商店。在华人商店里,我发现了免费的周报《乡音》。从那以后,《乡音》便伴随着我度过了愉快的周末时光。

《乡音》1998年10月问世,至今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作为《乡音》的忠实读者、热心投稿者和《乡音》上《雅风月刊》的积极参加者,我想说说我和《乡音》交集的一些令人感动的事情。

我喜欢看《乡音》,她不仅让身居新西兰的我知道了中国的发展变化和一系列重大的中国内外战略举措,还让交际不广的我知道了发生在“惠村”的那些事和那些人。

我喜欢《乡音》的报纸名。“乡音”二字,说起来顺口,听起来悦耳,更重要的是《乡音》让远离亲人的我能经常“听到”来自家乡的“声音”,耳熟能详,倍感亲切。

我与《乡音》报和曾凯文社长的交往是在2015年。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期间,“惠灵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乡音》上设立了纪念活动专题栏目,欢迎大家积极投稿。我和曾社长联系,询问可否刊登“亲闻”日本侵略中国时我妈妈逃难的经历,以及“亲见”日本二战老兵忏悔的文章,他表示正需要这样的文章。尽管文章篇幅较长,但他爽快地答应下来。从2015年8月14日到10月30日,《乡音》以每期半版的篇幅连载了9期我妹妹胡英子和我合著的《天鹰沉浮》《留学日本情谊酒吧》两本长篇文学书中的章节片断。由于征投编稿,我在电子邮箱和电话上“认识”并熟悉了张轶编辑。

2016年9月我进一步认识了《乡音》。那时雅风社打算创立《雅风月刊》文艺刊物,并在《乡音》上刊登。能不能要下版面,我心中无底。我与曾社长联系,他大力支持我们的想法。9月的一天,雅风社的张梅芳、许中杰两位老师和我来到了虹桥商店与曾社长商谈具体事宜。《乡音》编辑部是在商店里单独隔出来的房间里,推开门,眼前的情景让我一愣,这就是众人皆知的《乡音》编辑部吗?房间是不足10平方米的狭长斗室,几张桌子沿着一面墙从最里面一直摆到门口,两个书架沿着对面墙排放,桌子和书架之间只能摆放下几把椅子,书架上、桌子上、地面上堆满了《乡音》,桌上有三台计算机和一台打印机,张编辑正坐在最里面的计算机前工作。我们的到来,立刻就把斗室填得满满当当。墙上挂着的曾社长受到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温家宝接见时的三张照片、中国相关部门赠送给《乡音》的三面锦旗,书架上摆放着的两张曾社长与习主席握手、与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的合影照片,这些使斗室蓬荜增辉,小屋的不同凡响与新西兰清廉特色相得益彰,令人肃然起敬。通过交谈,我们知道了《乡音》是自负盈亏的民办报纸,二十年来坚持能让《乡音》办下去,曾社长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曾社长殷切地希望我们能把《雅风月刊》一直办下去。《雅风月刊》2016年10月创刊,到现在已经在《乡音》上刊登了24期月刊、2期增刊,共28版版面。两年来,每个月都是由我把雅风社编辑们编辑好的稿件汇总用子邮件发给张编辑,总能得到他及时的回复,有求必应,有问必答。两年来,我还从电子邮件和微信上“认识”了《乡音》的排版编辑钟蕙鍵。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但通过对版面的编排及修改,我知道她是一位颇具耐心、细心、责任心的技术娴熟的专业排版编辑。有时候,为了版面美观和文字正确,我要和她联系多次,甚至半夜三更我们还在互动。对我们的要求,她不厌其烦地修改,直到我们满意为止。我在惠灵顿Access广播电台组织策划了一台“新西兰华人故事”的系列节目,一共采访了15位新西兰华人,节目从2月到8月播出。为了扩大影响,我想在《乡音》上做宣传。在报纸上做广告,费用不菲,但我申请到的基金有限。我又一次找到了曾社长,同样,他又一次爽快地答应下来。《乡音》以每期1/4的版面连续刊登了7个月共31期的宣传广告。另外,在去年和今年的新西兰中文周期间,我组织策划了两台“新西兰中文周”电台节目,《乡音》同样也用1/4版的版面做了4期广告宣传。

《乡音》是免费发放,商业广告收入是主要收入来源,拿出1/4的版面一共刊登了35期电台节目广告,无疑增加了《乡音》不少费用,这对自负盈亏的《乡音》来说实属不易。如果用这些版面做商业广告,收入肯定相当可观。想到这些,我既感到过意不去,又感慨万千。我真正地感受到了曾社长宣传中华文化的赤诚之心和干事业的宽广胸怀,知道了为什么《乡音》是有口皆碑和曾社长是备受尊崇的华社侨领的原因,领悟到了简陋的《乡音》编辑部的背后,曾社长和《乡音》同仁们锲而不舍的追求和备尝艰苦的历程,看到了光彩的照片和锦旗所彰显的粲然可观的业绩。

看《乡音》、参与《雅风月刊》的活动已经成为我新西兰生活中的一部分。《乡音》成了离不开的“知心朋友”,每星期必要“见”她一次,愿《乡音》相伴我终生。

在《乡音》报庆贺创刊20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乡音》为新西兰华人报刊再创辉煌!

(雅风社提供   邹家馨/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