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七】属于你我的海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属于你我的海湾
【故事梗概
东京某电视台记者田甜,在新西兰南岛的海湾里度假时,邂逅了著名的音乐制作人Matthew。
美丽的海湾里隐藏着一个家族的秘密。两颗相爱着,又分离了的心,是否能够克服重重困境,一同回到他们梦中的海湾?】属于你我的海湾第二十一章:思念
“田甜,田甜……”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田甜回过头,看到Matthew正站在身后望着她。她丢掉手中的行李,张开双臂朝他奔跑过去,却突然发现Matthew的身影消失了……她站在那里,失魂落魄地看着空荡荡的机场,机场的广播里正在播送着她的名字:“田甜,您所乘坐的航班就要起飞了,请您马上在12号登机口登机……”她朝12号登机口跑去,发现门已经被关上了,她所乘坐的飞机正在腾空而起……田甜从这个熟悉的梦中惊醒,坐起身,在黑暗中她看到床头柜上的钟表在显示着午夜2点,她知道,今夜的她又要整夜地失眠了。她用手指撩开窗帘的一角,窗外是飘着雪的东京的深夜。“又是圣诞的时节了。”田甜想,那双蓝色的眼睛,仿佛正透过这寒冷的深夜在关切地望着她,好像是在对她说:“田甜,圣诞快乐,你还记得我们的海湾吗?”泪水又在悄无声息地涌出了眼眶。

离开Matthew已经一年了,她以为她会忘掉他和他的那双透着忧伤的蓝眼睛,却总是在梦中,在深深的夜里,再次看到他,想起他……她顺手打开了床头柜的小抽屉,从里面取出了那个蓝色的小布包;点亮了床前的台灯,取出那封不知被她读过多少次的信。那封信的纸张,因为多次的触摸,已经开始变黄并起了毛边,在折痕中Matthew那连贯的钢笔字,也少去了一些笔画,但是田甜仍然在一字一句地读着……她已经背下了信里的内容,但是那封信中吐露出来的无奈和伤痛却并没有随着日子的流失而逝去。田甜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个异乡失眠的夜晚,她就是在这样地抚摸着那个放在床头柜上的挂饰、读着那封Matthew给她的信中度过的。

她习惯性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速写本和铅笔,打开本子寻找着空白的纸张。本子里的每一张纸上,都画有她记忆里的Matthew的样子。“今夜的他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她迅速地在空白纸页上画着。每一个想念的失眠的深夜,她都是用这种方式来打发着无法再次入睡的时间。原本已经习惯了每天置身于上下班人群中的田甜,从那个海湾回到东京以后,突然就有了孤独的感觉。她仍然在台里拼命地工作着,只是变得很沉默。她的同事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她知道自己是在一份无法解脱的脆弱中挣扎着:一阵风,一个熟悉的从她面前走过的,像是他的背影,一首从别人嘴里哼唱出的他的歌……都会让她在顷刻间泪流满面,她的心就像他与Matthew离别那天海湾上空那酷似海绵的云,吸满了泪水,稍有碰触,海绵里的泪水就会决堤而出。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过YouTube了,她知道自己是在惧怕着YouTube推送的信息里,会出现Matthew的歌和他的名字;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如果出现娱乐新闻,她也会神经质地跳起来,快速地更换频道……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无法从工作中逃避和Matthew的“接触”,因为她每天仍然要在台里负责接收路透社等英文媒体的卫星讯息,并且有时还得做着把有关他的新闻翻译成为日语的工作。在卫星接收到的娱乐新闻里看到的他,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好像很快地“衰老”着;虽然他总是笑着,却让田甜觉察出他目光中流露出来的一种,似乎只有她才明白的无奈和孤独。

转眼又是圣诞节了,田甜在归家的电车上想着那个被白色的麦卢卡花覆盖着的,正在进人夏天的海湾。她在想不知道Matthew有没有在这个季节回到他的故乡去?他是否和她一样地,在怀念着去年的那个初夏的海湾呢?台里为圣诞节举行了庆祝会,地点是离电视台不远处的一个西式餐厅。听台长说,选择西餐,是为了更好地体会一下西方圣诞节的气氛。晚上六点就要开始的圣诞晚餐,田甜原本是想找个借口不去参加的,她有些惧怕那份置身于欢笑的人群中的孤独感。除了要在晚上“7点新闻”里出像的主播,音控师和新闻制片人等工作人员以外,大家都在高高兴兴地准备前往,唯有田甜仍然坐在自己的电脑前默默地工作着。“走走走!一起去。”林炜走过来顺手关掉了田甜面前的电脑。他觉得这一年里田甜似乎变了个人似的。他没有问起过她变化的原因,不过他猜测着,这些变化一定是跟去年那趟新西兰之旅有关。

田甜被林炜“逼”着来到了那间西餐厅,坐在角落里沉默地看着有说有笑的同僚们。不知是谁向餐厅的服务员提议来一点音乐,于是广播里面传出了一段优雅的古典西洋乐曲声。坐在对面的藤田突然站起身对服务生说:“我们是来庆祝圣诞的,这样的古典音乐挑不起气氛,换个曲子听听吧?”很快,餐厅的DJ就更换了曲目,措不及防间,田甜听到了Matthew那熟悉嗓音,和那在欢快的背景音乐的伴奏下的忧郁的歌声:“又是圣诞了我心爱的女孩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南半球的海湾?那里的海仍然是那么的蓝还记得那树丛里的小负鼠吗?还有我们牵着手走过的沙滩你那难忘的笑声你那美丽的容颜……不知多少次在我的梦中出现忘不了的那个圣诞,还有属于你我的海湾……”

“这是Matthew Johnson的新歌,《圣诞海湾》,多好听啊,我为大家点的。”藤田颇为自豪地说道。一时间,田甜的泪水就像决堤了的大海,她站起身,在同事们奇怪地注视下,朝门卫生间走去……属于你我的海湾第二十二章:突遭车祸
做完了圣诞前最后的一次电视访谈,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Matthew疲惫地回到他位于旧金山湾的公寓里。今晚,他刚刚参加了KRON-TV(美国电视台在旧金山的频道)的圣诞娱乐节目,他在那个节目里演唱了那首再次突破唱片发行记录的新歌《圣诞海滩》。这是他用在这一年中时刻沸腾在他心里的悲伤和思念,而凝聚而成的歌曲,站在直播间聚焦灯光下的他看不到台下的嘉宾们,他的眼前出现的,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着的蓝色海湾,还有那位怀抱着火红色杜鹃花的黑发女孩。他知道那个女孩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听得懂这首歌的人,他在问自己,她听得到这首发自他内心的,唱给她的歌吗?

又是圣诞的季节了,他曾经以为与她分开后,随着时间地慢慢推移,他会对那份痛苦的思念变得麻木起来,却不曾想在他的心里,她仍然与他的海湾一起色彩鲜艳地存在着。只有那份悲伤,随着日子的推移已经沉淀了下来,变成了一个他似乎随时都能看见和触摸到的伤口。那个伤口让他疼痛着,那份思念每时每刻都跟在他的左右,那份欲罢不能的伤感左右着他的情绪,让他不停地创作着。这是让他的经纪人和公司感到满意的一年。她经常在夜里,与他的海湾一起走进他的梦里。曾经在他的梦里重复过的,那个有着伤痛的往事的海湾,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快乐和温暖。他在梦里听到田甜的笑声,他想走上前去拥抱她,却发现她化作了一朵云飞到了海湾的蓝天上,只有双手空空的他,站在原地仰望着在天上飞翔着的她……”

这一年过得好像很慢,时间放慢了脚步,让他一点一点地品味着过去,让他在每天的繁忙里,都在想着那个远在东京的女孩。“圣诞快乐,田甜!”他举起了手中刚刚斟满的酒杯,苦笑着对挂在墙上的那副田甜画的《海湾》说。
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他都会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凝视着这幅挂在墙上的画,他把自己一天中遇到的事儿告诉给它,就好像这幅画能把他的声音传递给远在东京的田甜一样。他知道他已经把自己心的另一半留在了她那里,尽管在慢慢的长夜里,他仍然默默地为她能够寻找到幸福,而深深地祝福着……

他喝完了杯中最后的一口葡萄酒,望着窗外不远处,金门大桥上仍在夜色里流淌着的车流,想到明天一大早,他还要出发前去洛杉矶参加在好莱坞举行的新年晚会。由于他接到的这个邀请比较突然,再加上年底机票很难订;还有一个私下的原因,就是他不想在拥挤的机场或者飞机上,遭遇到粉丝或者人们的围观;于是他选择了驾车前往。这样,至少他在路上会有一些安静独处的时间。从睡梦中醒来,Matthew起身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小闹钟:清晨5:30。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季的早晨,窗外的天空仍然是黑色的。匆匆地吃过早餐,他提起简单的行李走到楼下的车库里,驾驶着他的那辆黑色的宝马出了家门。旧金山仍然在睡梦中,Matthew驾车穿过沉睡中的城市上了前往洛杉矶的一号公路。他已经与经纪人约好下午3点在 W好莱坞酒店见面,为晚上7点在酒店顶层阳台举行的晚会做准备。天渐渐地亮了起来,不久,车窗外就出现了西海岸美丽壮观的海岸线。“田甜,如果你在这里的话, 我会带着你把美丽的加州好好的玩儿个遍的……”

Matthew在不知不觉中又想起了田甜。他知道田甜仍然如影随形地陪伴在他的左右。尽管在不经意的瞬间,他也会对自己说:“不是说好了忘掉她的吗?她说不定已经有了男朋友,说不定正在为自己的婚礼做着准备呢……”这样的想法,就像一把重重的锤子在敲打他疼痛的心,他只能苦笑着吞下那份在心中泛起的酸涩味,试着把自己从这份疼痛中解脱出来。

公路上行驶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一号公路一直就是一条繁忙的道路,更不要说眼下是圣诞和新年时期了。在这个季节里,四条行车道的机动车路面,也都会被车辆挤得满满的,人们都在焦急地往目的地赶。从后视镜里,Matthew看到有一辆白色的轿车在不停地往来于慢车道和快车道之间,不一会儿的功夫,它已经超过了后面的许多车辆,挤在了Matthew的后面。还没等Matthew反应过来,这辆车突然决定超过Matthew,就在它与Matthew的宝马并行的一刹那,从对面的车道上迎面驶来了一辆货运卡车。  为了躲避与卡车的碰撞,那辆白色的轿车朝着Matthew的宝马挤了过来……  Matthew赶快朝路边急打方向盘,想躲避白色轿车的碰撞,却发现自己的宝马被挤出了高速,翻滚着摔向海岸……

“呯~呯~呯!……”在他眼前最后出现的,是公路旁的海岸线与蓝天交替着的画面,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田甜那挂着泪水的脸……属于你我的海湾第二十三章:朋友鼓励
下午的路透社新闻接收时间到了,由于没有外采任务,田甜早早地打开网站,开始下载画面。她突然在画面里看到了一辆被摔得变了形的黑色汽车躺在海滨高速公路旁,公路上还有一辆与卡车撞在一起的白色轿车。直升飞机在天空中盘旋着,救护车和警车也闪着灯光在现场忙碌着……“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事故?”田甜想。她迅速地掉出了新闻文稿读了起来。“……在旧金山与洛杉矶段的加州一号公路上,今晨发生了恶性交通事故,目前已经造成一人死亡,被卷进这场事故的著名音乐制作人Matthew Johnson重伤,被直升机送往旧金山的UCSF医疗中心,目前正在抢救中……”“Mat !”田甜瞪大了双眼,她觉得就像被一把冰刀刺穿了心脏,刹那间浑身冰冷,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她就那样呆呆地坐在电脑前,仿佛身边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看到在电脑前呆坐着的田甜,林炜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哎,发什么呆呢?”他这才看见田甜苍白的脸上,两行热泪正在从她那双黑色的大眼睛里静静地流淌下来。“你没事儿吧?”他抬头看了看电脑屏幕,发现那辆被摔得变了形的黑色宝马被定格在了那里……他想了想,然后悄声对田甜说:“要不要去楼下的咖啡屋里坐一会儿?”田甜抬起头感激地看了看他。他们是台里的老搭档,也是老朋友。比她大出10岁的林炜娶的是日本姑娘,有一个5岁的儿子,在东京过着稳定的生活。这一年,好像她的世界就没有晴过天。林炜几次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每次看到田甜那严肃的表情时,又打消了询问她的念头。

他们一起来到楼下的那间星巴克咖啡屋坐定,泪水不断地在田甜的脸颊上流淌着,她试着把脸转向一边,避开林炜那带着问号的,关切的目光;她已经把心中的那份爱的伤痛埋藏得太久太久了。而现在,在得到了Matthew车祸的消息后,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守得住这份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林炜静静地等待着抽泣着的田甜。“我不知的道该怎么办……”田甜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无助地对林炜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林炜望着田甜,静静地问。他在怀念着那个每天都在欢笑着的,聪明勇敢的女孩子。“久违了!”他想:“上天,请帮助面前的这个女孩找回她所失去的快乐吧!”

不知过了多久,田甜终于彻底地平静了下来。她很严肃地望着林炜说:“在我把事情告诉你之前,请你发誓不要把我所说的发到媒体上……”林炜点了点头,田甜知道他原本对新闻就没有那么敬业,她也相信有过多年交情的林炜,是不会去出卖朋友的。林炜静静地听着田甜的讲述。他又想起了那个东京电影节的下午,他远远地拍摄到的那位有着亚麻色卷发和高挑健壮体格的音乐制作人。他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巧的事儿:他的搭档田甜在那次采访过后,会与这位著名的音乐制作人相遇在新西兰的海湾里,并且相恋……

“那你打算怎么办?”林炜看着眼前终于停止了哭泣的田甜问。田甜沉默地望着自己面前的那杯咖啡。眼下她日夜思念着的Matthew生死未卜,她想立刻就飞到Matthew的身边,去照顾他,守护他……  可是,Matthew在遥远的加州,就算她真的去加州看望他,会不会太冒昧?“问问你的心,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最想做的是什么……”林炜在一旁静静地说。田甜抬起头看了看林炜,他正在用鼓励的目光看着自己。“人的一生很短暂,一旦放弃,有时就会擦肩而过了。我已经观察你一年了,发现这份情感在强烈地影响着你……如果忘不了,不如去面对,而且,他现在也许是最需要你的时候……”

林炜说。田甜点了点头,林炜所说的这些话,其实印证了她的想法是正确的。她决定去加州找她的Matthew,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她都想尽快地见到他,陪伴在他的身旁……属于你我的海湾第二十四章:不顾一切飞奔
不知过了多久,Matthew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他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耳朵里响着“滴答,滴答”的机器声。他想坐起身,却发现无力去支配自己的身体,仿佛他的大脑已经与身体脱节了。“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他努力地在记忆里搜寻着答案。闭上双眼,他仿佛记起了他驾驶的宝马翻下公路的那一瞬间,他看到的是海天交替出现的画面,还有田甜那挂着泪水的脸……突然,他看到了他的经纪人David的那张关切的面孔。“你终于醒过来了……”David说。“发生了什么?”Matthew定定地望着David,问道。“你在一号公路上翻了车,被送到这里,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你感觉怎样?”

Matthew突然觉得口渴。他对David说:“你能扶我坐起来吗?我想喝水……”David 从床头柜的小水桶里倒出了一杯水,并插上了吸管,对Matthew抱歉地说:“对不起,你刚做完手术,目前还不能坐起来。”Matthew突然抓住了David的手问道:“我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这……”David支吾着,望着Matthew那急切的双眼,他一时不知如何去回答他。Matthew的心开始往下沉,一份强烈的恐惧感抓住了他的心。“请你告诉我,我有权知道自己的情况。”Matthew恳切地说。“你……在翻车的时候伤到了你的背部,还有你的两条腿是粉碎性骨折……所以,你目前无法坐起来。”Matthew的脑子里像是雷击似的响起了一阵轰鸣,他在想,我这是在做梦吗?真的希望这只是个梦……

这些天田甜一直在网上和新闻里收集着有关Matthew伤势的进展情况。她向台里告了假,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好了赴美的签证,然后与正在准备着去新西兰海湾里度假的父母通了视频电话,把自己将要去旧金山的事儿告诉了他们。“旧金山?是台里的工作需要吗?”父亲有些奇怪地问。“……是去看望一位出了车祸的朋友……”田甜说。“……好吧,路上要小心些。”父亲没有追问,他相信女儿为人处世的能力,并相信女儿有一天会把发生的事儿全都告诉给他们的。飞机在雨夜中的成田机场腾空而起,田甜看着窗外脚下渐渐远去了的东京的灯火,为自己终于踏上了寻找爱的旅程而兴奋和激动着。她把Matthew送给她的那个鲍鱼壳挂饰佩戴在胸前,心里默默地为Matthew的康复,和自己的行程祷告着。夜航的机舱里变得很安静。她关闭了面前的媒体电视,闭上眼睛,想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前往旧金山,那个她魂牵梦绕着的,她所爱的人居住的城市;虽然在临行前她已经收集了足够的有关Matthew所在医院的信息,但是一想到下了飞机后,站在陌生的城市里的那份茫然,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再一次向她袭来。“他是否会为我的到来而感到高兴呢?他会不会不想见到我呢?这一年中,他会不会已经忘记了那位在他故乡海湾里遇到的女孩儿,而重新有了新爱?”每一个浮现在她脑海里的问题,都让她的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她已经为了照顾Matthew而做好了长期的打算。临行前她去见过台长,对他说自己觉得很疲惫,在考虑从这个行业里退下来。这一年她的消沉状况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台长仍然希望她有一天能够重新振作起来。他在怀念着以往的那位聪明能干的女记者,于是还是想为自己和田甜留下一段重新考虑辞职问题的时间。田甜在黑暗的机舱里闭上眼睛,想着临行前从新闻里了解到的,有关Matthew伤势和康复状况的新闻。新闻里说,Matthew有可能会终生都无法再次站起来了。  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一同出海抓龙虾鲍鱼的下午,和在阳光下身穿黑色潜水服向她走来的健康帅气的身影,她的心就这样在黑暗的机舱里整夜地沉浮着,担心着,疼痛着……

飞机在晨光中降落在了旧金山机场。站在长长的队列里通了关,带着失去一天的时差和一夜未眠的昏沉沉的头脑,田甜走出了机场的海关。她叫住了一辆迎面驶来出租车。“请带我去旧金山的UCSF医疗中心。”田甜对那位墨西哥“的哥”说。(未完待续)

【作者:Thebookworm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本报获作者授权将连载她的作品,下载APP或点击本文左上角“三”中的“诗文书画欣赏”都能阅读到。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