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政府被迫接下亚洲防疫最差的恶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日前,川普在媒体上公开表扬中国大陆政府应对疫情的措施。于此同一时间,韩国再次出现了不顾禁令大规模聚集活动。民众不听政令的行为使得文在寅政府焦头烂额,也为韩国疫情爆发埋下了隐患。22日,反对文在寅的保守派团体不顾官方禁令如期举行游行集会。部分参会者没戴口罩,并且分食食物。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到场劝告集会者应为自身和他人的安全考虑,并要求他们解散离开,遭到现场抗议辱骂。无独有偶,韩国泛国民斗争本部(简称泛斗本)在2月23日不顾政府禁止在光化门广场等地举行集会的禁令也强行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举行了集会。据相关人士透露,约有8000名教徒和支持者参加了当天的集会。韩基总代表会长全光勋牧师对参加者说:”各位战胜文在寅和朴元淳(首尔市市长)的镇压来到集会,是因为主为大家祈祷。 反而得的病也痊愈了。你们中间有人染上病毒吗?下周都来礼拜吧,主会给你治愈。即使不被治愈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地是天堂,我们是战胜死亡的人。”泛斗本的赵娜丹牧师高喊着“我以耶稣的名义吩咐你,新冠肺炎就要离开了”,参加者们齐声欢呼。

而对于疫情的防治,首尔市长朴元淳早在2月21日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表示:“为了保护易感染传染病的老人,将禁止市民集会使用的首尔广场、清溪广场、光化门广场。” 首尔市解释说,这是根据《传染病预防及管理相关法律》第49条第1项“为预防传染病,可以限制市中心集会”的规定而制定的。违反者将被处以3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首尔警察厅也表示:“将积极配合首尔市政,通过行政指导和行政命令阻止集会举行,但如果强行举行集会,不仅是主办方,参加者也将受到严重的司法处理。”

现在韩国情况比日本还要差,不过两国状况都差不多。如果韩国没法遏制住指数增长,那么接下来必然会发生不断增长的患病人口压垮医疗体系的情况,很有可能会比日本来的早。因为一个在国际监督下的正常国家,韩国必然查出来多少确诊就得治疗多少病例,那么结果就是要么不承认后来的患病者的确诊而强行维持医疗体系,要么只能申请国际组织进驻来维持医疗体系运行。

对于韩国的情况政府负有一方面责任,韩国民众的集体意识也是造成这一情况的根源。从某种角度来说,韩国政府确实无法中国大陆政府一样做出长时间封城、大规模免费治疗等措施:冠状病毒虽然传染率高,但没有展现出毁灭性的威力,目前日韩的感染人数和致死率还停留在中国去年12月份的水平。新冠的3%这个死亡率非常微妙。或高,足以引起政府重视,或低,可以作为正常防疫应对。在意大利、韩国和日本碰到的情况即是如此。轻视当以日本政府为例,宣传它是一种流感,采取应对流感的态度就好。日本付出的社会成本很低。日本的朋友告诉我说,日本为了不耽误奥运会的召开,甚至对于一些宣传病毒危害的言论进行打压。只要提高送检标准,就能不确诊,不确诊那么账面上死于新冠的人也不会多。韩国这次的左右翼党派面对疫情态度截然相反。韩国政府已经做得很努力了,但是很多反对派和很多民众不以为然。某些政客和媒体出于各种目的进行有立场的宣传,政府无法有力的引导舆论。对于韩国来说,文在寅政府现在是举步维艰,文在寅在各方面掣肘严重。

现在情况是不管文在寅有什么动作,都会有人反对。并非真正反对政策,而是为反对文在寅而反对。宣传主导权无法掌握在文在寅的手中。我在之前文章提到过,韩国的国运与其宗教状况密切联系在了一起。韩国民众相信宗教领袖而不选择相信文在寅,而文在寅的政敌也在暗地里搅浑局势。这就意味这文在寅政府令不能行,禁不能止,也就造成了韩国民众不顾政府政令不断的集会让整个韩国的疫情处于崩溃边缘的局面。再有在韩国电影文化中,里面对于疫情到了不可管制的情形时,政府采取一些强制手段诸如隔离、封城甚至最后采取无差别攻击的行为,电影都给予了批判的态度,认为政府不负责任,枉顾健康人生命和自由。受到这种想法的影响,韩国政府一旦采取措施就被判定为对民众的自由构成了损害。

作者:冷小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