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看到“隧道尽头的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当地时间4月12日,复活节当天,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首府米兰,著名盲人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在米兰大教堂内上演了一场特别的独唱音乐会,通过《奇异恩典》等名曲,向世界传达希望。这个总有游客排着长队等待参观的景点,如今空无一人。静谧的画面,无声地诉说着新冠肺炎疫情对这个国家造成的影响。
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称,今年的节日和往常很不相同,因为疫情“在突然之间造成了很多破碎的故事和情感”,但这些天“我们也看到了战胜疫情的现实希望”。

新冠肺炎死亡率超12%的意大利,走过了怎样的“至暗时刻”?

他们孤独地死去,孤独地被埋葬。
时钟拨回一个月前的3月18日,意大利疫情的高峰期。在伦巴第大区贝加莫市的街道上,一辆辆排成长龙的军用卡车在静默中行驶而过。这些卡车上载着的,都是新冠肺炎死者的遗体。由于死亡人数太多,当地已经没有能力处理,不得不将棺材转运到其他城市。

《贝加莫报》的编辑说,“这些人孤独地死去,孤独地被埋葬。没有人牵着他们的手,葬礼很小,牧师匆匆祈祷。许多近亲都还在隔离中。”

在贝加莫市旁的小镇里,卢卡·卡拉拉(Luca Carrara)86岁的父亲和82岁的母亲在数小时内先后身亡,但他却没有机会见他们最后一面。卡拉拉告诉当地媒体,由于附近没有医生能来诊断,他的父亲和母亲不得不在家中隔离了8天,体温达到39度。他尝试拨打意大利的紧急服务电话122,但没有人来。

等他们终于被接入医院,工作人员不知道要将病人安置在哪里,医生则不得不选择该拯救哪些人,“让老人死去”。卡拉拉称,“一切都是灾难性的。”

而卢卡·弗朗塞斯(Luca Franzese)的妹妹特蕾莎,直到死去也没有能够入院。卢卡说,他们感觉被“抛弃”,就连妹妹的遗体都无人收殓。直到他在社交网站上发出求助,才有一家当地的丧葬公司前来。

贝加莫省的居民称,“一些村子中,七八十岁老年人都去世了。丧钟从早鸣到晚。”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的分析称,该国新冠肺炎死者的年龄中位数为80岁,其中约99%的人出现并发症。

对于医护人员来说,这一情况更加危险。伦巴第省科多尼奥的医生纳塔利(Marcello Natali)此前接受采访时曾称,由于物资短缺,他工作时已经没有手套可戴了。随后他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并转移到米兰的医院,最终不幸去世。意大利已有超13500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至少105人殉职。资料图: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意大利米兰,一名女士从阳台放下篮子,人们可以捐赠食物或免费享用篮子里的食物。

不到2个月,生活已面目全非。
2月21日,意大利在洛迪省科多尼奥市发现首例本地确诊患者。这位 “一号病人”被隔离前曾分别在三个地区参加过半程马拉松赛、小镇跑步比赛以及足球比赛。他的父亲、妻子、家庭医生、医院医护人员、球友、同院的病人都被感染,据估计影响了约5万人。

一天后,确诊病例增至79例,政府宣布对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的11个市镇实施封城。不过,在伦巴第大区街头,还鲜有人戴口罩;传统的“橘子大战”照旧举行,超万人涌上街头;米兰市长也在网络上发起了“米兰不停歇”的活动。

2月27日,意大利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突破400例,尽管政府已在多地祭出停课、暂停社会活动的措施,但疫情似乎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当天,米兰市仅仅执行了2天的宵禁令被迫取消,执政的民主党党魁尼古拉·津加雷蒂(Nicola Zingaretti)发了一张“在米兰举着开胃酒”碰杯的照片,劝人们“不要改变自己的习惯”;人们在街上高呼“要自由不要口罩”。可到了3月7日,津加雷蒂本人确诊感染。

3月9日,总理孔特宣布“我们没有时间了”,全国将于10日正式“封城”。意大利随后进一步关闭所有商店,只有部分民生物资超市及银行、公共交通能保持营运。随之出现的是,口罩价格飞涨,超市蔬菜脱销,确诊病例一周内再增逾2万。3月12日,意大利米兰市中心空无一人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购物中心。

3月19日,意大利累计死亡病例升至3405例,成为当时全球病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激增的死亡病例为人们敲响了警钟,政府防疫检查和惩处力度也日趋增加。意大利这才渐渐寂静下来,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大部分人都戴上了口罩。

3月30日,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突破十万。同时,疫情也开始进入“平缓期”,新增确诊病例由最高时的单日6000余例降至3000例左右。意大利民防部门负责人博雷利表示,意大利实施近一个月的全国管控措施正在见效。

近日,重症病例及在医院接受普通治疗的人数也连续下降。4月12日,意大利新增死亡病例431例,创下近三周以来最低。
4月6日,意大利克雷莫纳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手牵手,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受影响的人们表示支持和致意。

“我们开始看到隧道尽头的光明”
截至13日,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15.9万,死亡逾2万,有3.5万人治愈。

4月初,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大区,一位103岁的老人瑞阿达·扎努索成功战胜新冠病毒。她称,“信念与勇气”是自己的抗疫秘诀。

另一个好消息来自疫情“重灾区”之一、感染病例接近人口数1%的洛迪省。4月12日,该省新增确诊仅为12人。其紧急服务负责人介绍,最近一周,因出现疑似症状来医院就诊的人也从一个月前的日均100人减少至10人左右。

疫情出现次日,洛迪省及周边多省就进入“封锁”。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意大利卫生部顾问里查迪(Walter Ricciardi)称,洛迪省目前积极的迹象,很大程度是因为早期的封锁减缓了病毒的传播。

拨打紧急呼叫服务的人也在减少。负责伦巴第大区4个省份的紧急呼叫服务公司经理卡内帕里(FabrizioCanevari)透露,“在疫情暴发的第三天,我们一天能接2300个电话。”而如今,每日呼叫数下降至480个。

“我们开始看到隧道尽头的光明”,在意大利死亡率最高的城市之一布雷西亚市,救护车热线主管法比奥·阿里吉尼(Fabio Arrighini)如是说。

新问题:继续封锁还是“解封”
《华尔街日报》评价称,意大利在封锁后疫情放缓的情况,对于其他有类似做法但时间滞后的西方国家来说,是一个希望的信号。

从局部封城,到全国封锁,再到两次延长封锁至5月初,意大利的隔离政策不断升级。意大利国家高级卫生研究所所长西尔维奥·布鲁塞弗罗(Silvio Brusaferro)说:“曲线已经达到平稳并开始下降。”“这是我们日复一日要实现的结果。”

意大利罗马,一位居民用锅盖敲钹,参加名为“从窗户往外看,我的罗马”(Look out from the window, Rome mine !)的音乐快闪活动。

疫情下的意大利人也习惯了这种“封锁”状态。他们渐渐放弃了贴面礼,学会了自娱自乐。在罗马,“不甘寂寞”的市民拿着小提琴、手风琴开起了“阳台音乐会”,还有人在室内“滑雪”,在家中跑马拉松……

【点开文章左上角的“≡”能选择更多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