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死者死因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没有读错。今天的题目就叫“新冠病毒死者死于什么?”当然死于病毒感染了,难道还有其他凶手不成?在听到德国病理学家和法医学家波舍尔教授(Klaus Püschel)的论证之前,我也一直这么想当然来着。

在德国有一个说法,最博学的医生是病理学家,他们打开死者的遗体,发现并研究其真正的死因。

当德国汉堡一共有44位新冠病毒患者去世时,所有逝者的遗体都被医学解剖,无一例外。对每一具遗体进行了解剖和分析研究的,就是67岁的波舍尔教授,他是汉堡大学医学院法医研究所的所长,德意志自然科学和医学学会理事,从一个常人无法进入的视角解读新冠病毒。▲病理学家和法医学家波舍尔教授(Klaus Püschel)

在全世界被新冠病毒袭击的城市中,汉堡恐怕是独一例对死于新冠病毒的患者的遗体百分之百进行解剖的。

汉堡为什么这么做?而且,汉堡的做法恰恰与德国的卫健委 – 科赫研究所给出的建议背道而驰。
科赫研究所建议全国的医院对新冠病毒死者的遗体不要进行尸检。这可能基于对新冠病毒极易传播的考虑,对这些“危险的尸体”必须履行极其严格的程序进行安葬(见4月4日文《怎能不告别,怎么不哀悼》),而尸体的解剖研究就根本不要提上日程了。

作为联邦德国16个州之一的汉堡不仅不接受科赫研究所的建议,还对这条要求进行了批评。波舍尔教授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声:“如果我们要真正了解一种疾病的全貌及治疗效果,最好的手段就是对死者遗体进行研究。”他说,医学界对其他疾病的全面了解也都是通过研究死者死因获得的,为什么对新冠病毒要例外?

因此当他宣布,通过尸检发现,汉堡的44位死者只有35位死于新冠病毒时,我们都很惊讶。其他九位死者的死因是什么呢?他说,其他的死者虽然也是新冠病毒的患者,但不是病毒杀死了他们,而是他们自身存在的其他疾病,比如心脏病等。

波舍尔教授进一步说,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纯粹的新冠病毒死者。在进行了这么多尸体解剖后,他和他的研究团队认为,是众多疾病+新冠病毒共同促成了患者的死亡。换言之,一个人感染上新冠病毒后,他自身本来就携带的各种基础病决定了他感染后的病情发展轨迹。联邦德国16个州之一的汉堡

这不对啊!我们都在不少媒体报道中读到,有身体完全健康的、五十岁出头的新冠患者去世。波舍尔教授摇摇头,说,“这就是为什么要做尸体解剖了。通过解剖我们发现,所谓本来完全健康但还是去世的患者,生前其实已经患有其它疾病,只是他自己和家人都完全不知道罢了。”

波舍尔的研究证明,汉堡的死者无一例外地死于多种疾病的并发症,不少人同时患有几种疾病,以心脏病和肺部疾病为主,还有癌症患者。此外,绝大部分的死者是老年人,这个数据与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是重合的,到目前为止,德国的新冠病毒死者的平均年龄为80岁,86%的死者都是70岁以上的老者。

波舍尔教授还观察到的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很多死者生前都患有血栓和肺栓塞。病毒的感染不仅对呼吸道和肺部纤维造成危害,而且,尤其对凝血系统和血管内壁有很强的破坏,从而导致血栓的形成,由血栓再引发肺栓塞。

联邦德国16个州之一的汉堡

虽然更深入的研究还有待时日,但是,在波舍尔教授的研究基础上,汉堡已经从临床治疗上加强了新冠病毒引发血栓的特殊风险意识。患者会在汉堡的医院里接受特别的预防性治疗,以避免凝血系统和血管内壁形成血栓,以此杜绝致命的肺栓塞的发生。

波舍尔教授最后宣布的一件事把我们都惊呆了。他说,在不发生医疗资源挤兑的前提下,他坚信,到了2020年年底,德国的死亡人数跟往年相比将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都听不懂他了。他接着说,这意味着,新冠病毒不会给德国带来额外的死亡率。我们还是懵懵懂懂,领悟不了他的意思。他犹豫了又犹豫,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同时有好几个对手在互相攻击,打了一场乱战。

最后,乱战停下来,他终于把他认为应该说的话困难地说了出来:只要医治及时、不发生医疗挤兑,绝大部分死于新冠病毒的人,都是本来就不久于人世的人。健康的人,可以放下对新冠病毒的死亡恐惧了。

假如波舍尔教授的判断是对的,德国抗疫的方针会有怎样的调整?

来源:英伦杂闻趣事

【点开文章左上角的“≡”能选择更多信息】

分享: